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紫川H版
紫川H版

紫川H版

已经有些记不清不知道多少年前,离开家乡,加入家族军队前往远东抗击魔族时的心情。

  只是单纯的喜悦与激动吗?

  在那个一点都不起眼的小村子里,震天的锣鼓和笑声,无数的带着期待与崇敬的视线,为出征的英雄送行。

  一口气喝完一大碗酒,豪气地将碗重重摔碎,抹抹嘴,说出一番激烈壮怀的的誓言,仿佛整个世界都即将被踩在脚下。

  从头顶到脚底都被异样的乐观所麻痹,明明知道却不愿去揭破,只因为那在心中隐藏的最深的恐惧。

  失败与死亡,个人能力的极限,一无所成的终结。

  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为英雄。

  也许从一开始就明白这个道理吧,然后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让别人去成为英雄吧,那些有能力有志向的人,像紫川秀那样的人,自己只要老老实实地认清自己,做些该做的事情就好了。

  没人会来抱怨你,因为没有人期待你。

  一直都是如此。

  可是。

  为什么呢?

  从一开始,有些东西就是错误的吧。

  可以感觉到刀锋撕开了空气,一瞬间似乎突然变得格外漫长,仿佛又经历了过去至今的人生,古雷的眼神茫然,无数的声音无数的影响在脑海里交织,所见到的所听到的已经分不出究竟是现实还是幻觉。

  要死了吗?

  无聊的庸俗的一生,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刻迎来了结尾。

  没有战死沙场的荣誉,只有最无法接受的死亡,悲剧的结尾。

  可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住手!!不要!!求……求你……」

  就在所有的回忆散去,一切都变得模糊之时,一声急切地带着些许哭腔的喊叫忽然响起,那落下的刀锋似乎微微抖了一下,刀尖锵的一下插在了古雷脑袋边的地上。

  古雷木然地看去,就见白川停下了挣扎,直直望着他,原本英气的脸蛋上此刻却显得无比娇弱,带着些许泪痕,美眸里露出了一丝哀求之色。

  「我没听错吧,古雷,你告诉我,刚才是不是白川旗本在求我不要杀你?」那将古雷死死压制在地上的乱军看了看白川,又看了看身下的古雷,脸上露出了难以言喻的古怪神情。

  古雷的心头一震,死鱼似的张了张嘴,可干涩的喉咙没有发出一个音节,无法承认也无法否认。

  「这可真是有意思了,古雷,难不成你想告诉我,白川旗本竟然真的会喜欢上你这种家伙?你这种……废物?」

  仿佛发现了什么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乱军提高了音调,手臂和膝盖一起用力,古雷的浑身的骨头都嘎吱作响起来,剧烈的疼痛顿时让古雷杀猪似的惨叫出声,喉口连连喷出了几口血水,痛得涕泪横流。

  「停手!!啊!!!不行了!!啊!!快停下!!求……求你……」一波接一波连续不断的贯彻脊髓神经的痛楚,肌肉与皮肤就像在被一点点撕烂,吱呀作响的骨头仿佛在下一刻就要被压碎,五脏六腑都似被挤压地移了位,火烧撕裂般的疼痛,眩晕欲吐的恶心感,古雷从来都不知道这世上竟然还有能让人这么痛苦的手段,没一会就已经支撑不住,嘶哑着喉咙语无伦次地大叫道。

  「哈哈哈,还以为这么大的块头有多硬气,这点就受不了了吗?以前我可看到过一个家伙连手臂断了都不吭一声的。」

  「有什么奇怪的,那些近卫队的就是躲在后面不敢上战场,专门拍拍大人物的马屁来讨欢喜,都是一些孬种而已。」

  「废物就去死吧!这种没用的男人也会有女人喜欢,这是什么世道啊。」「说那么多干嘛,快干吧,这帝都里的好女人可真多,感觉怎么都玩不够啊。」「喂喂喂,刚才萧龙家那娘两的时候我是最后一个,这一次总该我先了吧。」一边正对白川和哥珊上下其手的乱军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一幕,七嘴八舌地鼓噪道,古雷叫的越惨,他们就越是兴奋地猥亵着抓住的女人,手掌乱摸乱捏,一根根硬邦邦的肉棒早已蓄势待发,笑嘻嘻地决定着先后的顺序。

  「别碰我!!放开他!!你们这些混蛋!!人渣!!」白川带着些许颤抖的喊声再次响起,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激烈的战斗和挣扎后,她早已透支完了最后的一丝力气,根本没有办法再反抗身边无数的男人对她肆无忌惮的淫辱,两行清泪缓缓从她眼角缓缓流下,无论她平日里表现地再如何坚强,此刻也终于崩溃了。

  「哈哈哈,干嘛这么在乎一个没用的废物呢,旗本大人,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吧,嘿嘿。」

  一番短暂的顺次争夺后,一个有些肥胖的乱兵往手掌里吐了两口唾沫,抹在了胯间那根铁棍似的玩意上,然后淫笑着大大分开了白川的双腿压了上去,坚硬的龟头熟练地对准了位置,接着毫不犹豫地用力往前一顶。

  「嗯……嗯……啊……啊啊啊!!」

  鲜艳的红色绽放,白川压抑不住地痛苦叫声划破了天际,下体仿佛被灼热的铁棍所贯穿,剧烈的疼痛撕扯着她的神经,强烈的屈辱噬咬着她的心灵。

  被玷污了,被一个不认识的暴徒凶残地夺走了最为宝贵的贞洁,现在的白川也不过是一个无力抵抗蹂躏的弱女子而已。

  「哦,原来旗本大人你还是处女之身啊,难怪这里那么紧,那我就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了,真是抱歉啊,没有让给你的心上人,嘿嘿嘿嘿。」粗糙的大手粗鲁地揉捏着美人旗本丰盈饱满的雪乳,眼神落到那结合处的一抹红色,那肥胖的乱兵惊喜地哼唧道,随即淫猥的笑了起来。

  有些恍惚的目光不知看着哪里,白川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流着眼泪。

  「哦哦,好紧,处女真是太棒了,哦哦。」

  肉棒深深进到了一个无比紧致温暖的地方,早已欲火焚身的乱兵那里还忍耐的住,带着破处的亢奋感,开始拼命耸动了起来。

  白川痛苦的叫声立刻就吸引了古雷的注意力,他努力转过头去,脑袋里顿时一阵轰鸣。

  就在他的眼前,一个肥胖丑恶的男人赤裸着下身压在了白川的娇躯上,一边将头埋在她的胸前用嘴来回胡乱啃咬亲吻着美人旗本丰满诱人的双乳,一边不断挺动着肥大的屁股像发情的公狗一样激烈地上下起伏,粗大的肉棒残忍地大大撑开了美人旗本未经人事的娇嫩蜜穴,打桩机似的大力耸动着。

  「不要!等……等一下!啊啊啊啊啊!!!」

  几乎在同一时间,另一边也传来了哥珊的尖叫声,古雷下意识地茫然看去,只见她面朝下像母狗似的趴在地上,圆润的丰臀高高撅起,被一个乱兵粗大的肉棒从身后狠狠插入。

  然后在下一刻,她因为惨叫而张开的红唇还未来得及闭上,就被一根散发着腥臭味道的肉棒同时堵住,哥珊凄厉的尖叫顿时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屈辱痛苦地呜咽声和身后极为清脆响亮的啪啪肉体撞击声。

  无论她的身份职阶再如何高贵,现在也不过只是一个被用来满足男人兽欲的漂亮女人而已,这是胜者享受战利品的时刻。

  沾着血丝的粗黑肉棒快速地在蜜穴内进进出出,每一下都都好像要将她的身体撕裂开,白川紧咬着红唇始终一言不发,不知道是因为已经心死亦或者是最后的抵抗。

  可在她身上一心想着发泄兽欲的男人可哪里会去管这些,黑粗的肉棒飞快地进进出出,一下又一下畅快地深深直插到底,然后很快的,毫无意外的汹涌喷射,将白浊的液体一股脑地浇在美人旗本那在之前还从未被碰触的纯洁花心之上。

  「嗯……」

  火热黏腻的恶心感持续地在蜜穴内扩散,白川的表情终于有了稍稍的变化,她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恐惧,厌恶,后悔,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只剩下被被不认识的男人肆意内射的绝望,可是这不过是开始而已。

  「换人了,快点,你这家伙还没射完吗?」

  「唔,真是爽,好久没操的这么舒服了。」

  在同伴的催促下,那肥胖的乱兵满足的喘着粗气,终于把喷射完毕的肉棒从白川体内抽了出来,顶端还连着一丝微微带红的白浊丝线。

  还没等那乱兵完全起身,紧接着就有一个猥琐淫笑的男人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也丝毫不在意从白川的蜜穴内缓缓流出的浓精,双手抓住美人旗本纤柔的腰肢,粗黑梆硬的肉棍稍一用力就全根插了进去,一边舒爽地嗷叫一边咕唧咕唧地大力耸动起来。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咳咳……」另一边前后将哥珊夹在中间的两个乱兵也一齐喷射了出来,蜜穴和口腔内瞬间就被带着强烈气味的粘液液体所充斥,让她的头脑一阵阵的发晕,插入他嘴里的肉棒刚一抽出,她就因为被顺着喉口流入的精液呛到而咳嗽起来,然后哇的吐出了口中的恶心粘液。

  「等一下……不要……唔唔……」

  但没等她缓过气来,立刻就又有一双用力的大手按住她的脑袋,熟练地把一根散发着腥臭气味的肉棒蛮横的插了进去,再次将她的小嘴堵得严严实实,而后面那刚刚受到蹂躏的蜜穴也几乎在同一时刻被补上了空缺。

  「哦……」

  男人舒爽到走调的低吼声中,又是一股股灼热的白浊液肆无忌惮地在白川花径的最深处射了出来,然后起身,换上排在后面的另一名乱兵搓着手兴奋地扑了上去,一个接着一个,几乎没有停止的间歇。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在古雷的观感中已经变得模糊不清,那名原本骑在他身上的乱兵也早已从他身边离开,加入了狂欢的队伍之中。

  他像条死狗一样趴在冰冷的石板路上,耳朵里嗡嗡作响,眼前阵阵发黑,浑身剧痛,随便微微动一下就痛得撕心裂肺,只能看着那个让他有着异样悸动的女子分开着双腿,被一个个粗野丑陋的男人肆意蹂躏。

  一根,两根,三根,十根,二十根……不知道有多少根丑陋的东西随心所欲地进入了她那圣洁之处,兴高采烈地一次又一次反复不停歇地将其玷污。

  强烈的啪啪肉体撞击声,清晰的咕唧交合淫水声,男人亢奋粗重的喘息声一刻都没有停止过。

  但白川始终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胸口仿佛被烈火灼烧一样炙痛,但身体却在慢慢变得冰冷,寒风从古雷的伤口吹入,一点点冻结着古雷最后的生机。

  忽明忽暗的视线中,一个男人一脸舒爽地从人群里挤出,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走到了他跟前,捡起了插在地上的长刀,正是那个将他彻底击败的乱军。

  此刻的他带着得意洋洋的神情,戏虐的看着古雷,舔了舔嘴唇,仿佛还在回味着美人旗本醉人的乳香。

  「竟然还没死啊,古雷队长,不过对你来说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呢?算了,我们接下来可还有许多任务要完成,现在就帮你解脱吧,啊,差点忘了说了,白川旗本的滋味真是比想象中还要爽啊,嘿嘿,可惜古雷队长你还没试过就让弟兄们先享受了,真是对不住啊。」

  那乱兵笑道,可根本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只有冰冷的刀锋缓缓贴上了古雷的脖子。

  可古雷已经变得昏昏沉沉的脑子却已经完全顾不上这个了,自己随便怎么样都好,只有白川她现在究竟怎么样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只能看到她雪白的娇躯随着一个个男人粗暴地抽插激烈的颤动着。

  他鼓起那回光返照似的最后的一点力量挣扎着抬起头努力地想透过无数男人的身影在最后一刻看到她的样子,确定她的安危。

  就像回应着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心愿一样,原本重重将白川围住的人群突然在朝向他的地方露出了一个口子,透过这个口子他终于看到了白川此刻的模样。

  黑色的秀发散乱的披散着,双手无力的垂在两侧,美人旗本苍白麻木的神情几乎已于死人无异,只有饱满丰挺的诱人双乳还随着下方的撞击剧烈地甩动着,下体早已变得有些红肿,混合在一起的不知道来自多少不同男人的白浊粘液随着此刻每一次肉棒的进出被一股股挤出,那早已远远超出了一次正常受精该有的量,但依旧在被源源不停的注入。

  凄惨的模样就和先前在来路上看到的那些女人一样,就似在那一开始就已经预见了她最后的命运。

  就在这时,仿佛感受到了古雷的目光,原本已经面如死灰的白川忽然动了一下,缓缓转过头,看向了他。

  空洞的目光,在那深处好似还残存着最后的一点光芒,接着,她有些艰难地抬起了手臂,看着他,张开手掌,微微颤抖的指尖努力地向他的方向伸了过去,好像要碰触什么东西。

  可古雷却无法回应,就连动一下手指都无法做到,因为他已经无法感受到自己的身体。

  白川紧紧地望着他,惨白的樱唇虚弱地动了动,好像要告诉他什么,可是除了寒风呼啸的声音和嗡嗡的耳鸣,他什么也听不到。

  而在下一刻,白川还在努力想说着什么的芳唇就被一对肥厚的唇瓣所夺去了,又轮到了一开始的那个肥胖男人,他那肥大油滑的后脑勺无情地挡住了两人相交的视线,在古雷看不到的另一面大力有声地啜吸起了白川芬芳的樱唇,那是曾经只有古雷一人尝到过的甜美。

  她伸出的手掌被抓住,被站在旁边的男人用来套弄起了沾满了各种液体的肉棒,无论白川是想碰触什么,或是说出什么,古雷也再也无法得知了。

  对不起,救不了你,因为我不是英雄。

  无尽的悔恨淹没了他,同时而来的还有无穷的寒冷与黑暗。

  END1:无能者的末路

  ······

  人的命运是不是在一开始就注定的呢?

  沿着既定的道路在不知不觉间走到终点,就是所谓的人生。

  有人觉得自己在面对许多选项可以做出不同的选择,可以通过努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可是,这也许只不过是你的努力也是你的命运的一部分而已。

  有不努力的命运也有努力的命运,有选择这个的命运也有选择那个的命运,看起来似乎有无限的可能,可是啊,仔细想想的话,每次的机会却是只有一次,选择过后就无法后悔。

  命运并不是交叉的树状,对于个体来说,命运不过是一条从起点连到终点的无法回头的射线,同一个时点没有再次选择的机会,甚至直到很久之后才会发现自己曾经站在路口,不知不觉就做出了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选择,而一切都无法重来,因为发生了就已经存在了。

  回到过去,平行世界,人们总是会想出许多理由让自己以为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啊。

  可是真的改变了命运吗?

  所谓的穿越也许也不过命运的一部分,因为在你的观感之中,时间依旧是连续的,你的命运正是如此,会穿越,经历一些相似的事,然后自以为是的做出不同或相同的选择,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改变了过去吗?改变了自己和其他一些人的命运吗?

  存在即是存在,无论你怎么改变所谓过去的事,或是平行世界的事,在你的观感之中,你依旧能深刻的记得之前发生的一切,你已经知晓的你的既定的命运。

  一个你在意的人死亡了,难道回到所谓的过去救下了一个与其无论是长相记忆还是生活环境都一模一样的人就是救下了你记忆中的那个人吗?

  你拯救的那个人真的是那个人吗?

  那个人在既定的某个时间某个空间已经死去了,这是已经发生的事实,是既定的命运,有着不同命运的两个人还是同一个人吗?

  究竟是什么定义了一个个体独立的存在?

  是DNA吗?是灵魂吗?是记忆吗?

  无法解释,剩下的就只有命运了。

  一个注定的命运定义了个体的存在,所有微小的细节组成了全部。

  无法改变,没有选择,人的命运从一开始就被决定好了,这就是事实吗?

  如果这样,那一切的奋斗与努力有什么意义呢?

  大概的确没有意义,但是又有意义,人的命运是注定的,但是没有走到最后,谁都无法了解自己真正的命运,在这种未知的基础上,的确是会产生无限的可能啊。

  是屈服于堕落的命运?还是高唱着勇气的赞歌,在迷茫的黑暗之中,开辟出属于自己的命运的道路呢?

  即使前方注定是毁灭,注定是悲剧。

  但是啊,在这注定的命运中,也存在着「奇迹」的种子啊,虽然依旧是命运的一部分,但也让人感动。

  人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可以见证自己的命运,可以相信自己的命运是美好的,是能够得到幸福的,就这样满怀着希望与勇气走到最后,尽力不让自己有什么遗憾后悔的事情。

  这样的命运即使是注定,那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当然了,虽然个体的命运是既定的,但是在故事里却可以展示那一个个极度相似的个体却在某个节点之后因为不同的选择而不同的命运。

  啊,真是抱歉,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你准备好了吗?古雷队长?

  是屈服于残酷的命运,还是反抗到最后一刻?

  命运是注定的,但是在未知的命运中有时也会有一些你从未料到的,突然出现的惊喜,那,被称之为「奇迹」。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你的命运吧。

  ······

  「这可真是有意思了,古雷,难不成你想告诉我,白川旗本竟然真的会喜欢上你这种家伙?你这种……废物?」

  仿佛发现了什么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乱军提高了音调,手臂和膝盖一起用力,古雷的浑身的骨头都嘎吱作响起来,剧烈的疼痛顿时让古雷杀猪似的惨叫出声,喉口连连喷出了几口血水,痛得涕泪横流。

  一波接一波连续不断的贯彻脊髓神经的痛楚,肌肉与皮肤就像在被一点点撕烂,吱呀作响的骨头仿佛在下一刻就要被压碎,五脏六腑都似被挤压地移了位,火烧撕裂般的疼痛,眩晕欲吐的恶心感,古雷从来都不知道这世上竟然还有能让人这么痛苦的手段。

  就这么屈服吧,这是无法抵挡的对手,强大又残忍,随时都能夺走你的生命,或者让你生不如死。

  可是啊,真的是这样吗,如那人所说的一样,你真的就只是个「废物」?

  也许他说的也没错吧,没有能力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的确是一个废物啊。

  但是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你真的能够接受吗?

  不接受吗?

  那你又能做什么呢?

  来告诉我吧,古雷队长,用你仅剩下的东西,让我看看「奇迹」是如何诞生的吧。

  咔哒!

  清脆利落的声响。

  这个声音几乎在场所有的人都很熟悉,因为那时已经听过无数次的骨头断裂的声响,在战场上这种声音总能让他们从恐惧中诞生出莫名的狂热。

  但这一次却是来自徘徊于地狱边缘的小鬼最后的怒吼。

  无论自己的身体怎么样都好,都无所谓了,断掉一两只手,断掉一两条腿,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牙齿还在,就能撕咬敌人的喉咙,只要躯干还在就能当做重锤来使用,只要头颅还在,就还有着绝不屈服的勇气。

  一切都变得不正常了,但在这种地狱之中,「正常」本来就是一件不正常的事吧。

  着力点消失了,那压制着古雷的乱兵眼看着手里那忽然变得软下来的手臂,难以置信的事实让他的大脑在一瞬间产生了那么一点空白。

  随即,在一个男人响彻数里的狂怒暴吼声中,在雪的冷与血的热之间,他感到自己的脑袋碎成了一块一块,然后就仿佛那寒风中的雪花四散。

  爆裂开来的血浆脑壳糊在了古雷的脸上,所有的一切都在刹那间发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有燃烧的怒火推动着古雷的行动。

  既然手臂感觉快要被折断了,那就折断吧,这样就让身体和另一条手臂获得了自由,没有武器,那就用旁边坚硬的石墙吧,如果命运让这个家伙的脑袋此刻能比石墙还硬的话,那就真的太可笑了。

  无法控制自己的思考,甚至身体在他仔细思考之前就已经做出了反应,庞大的手掌准确的抓住了那人的头颅,然后顺着所有力量冲去的方向,顺理成章地狠狠砸在了墙上。

  下一刻,脑浆迸裂。

  人被杀,就会死,真是简单的道理啊。

  从来都没这么轻松过,就像获得了解放,古雷长长吐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转过身来,带着满身的血污,摇摇晃晃地面对着还剩下的上百的敌人。

  「那家伙,杀了副旗本大人……」

  「可恶啊,这混蛋,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杀了他!」

  一度寂静的场面,无法相信的低喃,前一刻的胜利者下一刻就彻底出局,命运真是捉摸不定。但很快的,从瞬间的惊乱中回过神来的乱兵爆发了,数不尽的人影和刀光朝着古雷冲杀了过来。

  乱刀齐下,这注定依旧是悲剧的结尾吗?

  不,因为命运早已不同,有着屈服的命运,同样也有着创造「奇迹」的命运。

  命运是注定的,它不会被任何人或者任何事所掌握。

  区区百把尖刀,在此时此刻又如何能截断那既定的命运洪流。

  嗖!

  嗖嗖!!

  嗖嗖嗖嗖嗖!!!!!

  那是无数的箭矢破空的声音,通过千锤百炼的技艺所释放,精准地命中了它们该去的地方。

  惨叫,惊呼,原本杀气腾腾乱兵刹那乱做了一团,哀嚎着四散逃窜,原本在城中血腥狩猎的猎人突如其然的成为了别人的猎物。

  「列队!放箭!」

  无数的黑影在道路的尽头出现,有条不紊地列阵拉弓,手里的强弓飞快灵动地射出无数致命的利箭。

  片刻间,那百名乱军就倒下了一大片,剩下的人因为首领已死,又一时摸不清来者的路数,果断地一起狼狈撤退寻求支援,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突然的变故,让古雷也有些措手不及,但他现在已经无暇再去顾忌来者究竟是敌是友了,他的眼中此刻只有一个人,那个虚弱地倒在那里,正在等待着他的柔弱女子。

  古雷跌跌撞撞地朝白川跑去,不知道是因为放松了一下,还是受伤过于严重,刚跑了两步,他就一个踉跄重重摔倒在了地上,但他依旧没有停下,努力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坚定地慢慢爬到了白川的身边。

  白川望着他,苍白又满是泪痕的俏脸上朝他露出了令人心动的微笑,缓缓举起了手掌伸向了他,古雷没有迟疑,几乎在同一时刻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与她的五指交互,虽然冰凉甚至还在微微颤抖着,但却让他感到了无比的安心。

  只要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大人,是大小姐!大小姐在这里!」

  「什么?!快点查看她的情况!」

  「那里还有两个活着!」

  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一下,脑袋里嗡的一声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古雷再也无法支撑了,模模糊糊之间,他只听到有人在大喊大叫,很多人急促的脚步声围了过来。

  ······

 【完】